雅安信息网
美食
当前位置:首页 > 美食

无处安放的蜂巢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16:28:37 编辑:笔名

无处安放的蜂巢

窒息的气氛,冗长的路程。小说的视角跟随着母亲和儿子的步伐,从乡村,一步一步挪向城市。每挪一步,都伴随着母亲的呕吐和男孩愤恨的、无力的、倔犟的、惶惑的呢喃。

这是一个普通得再普通不过的故事,“普通”里透着心酸和对小人物命运的慨叹和同情。在现实中,小人物的命运,总是那么的毫无悬念,让人无奈之余生出深深的叹息来。在现实社会中,小人物或因情智不足、或因身份低微、或因身体缺陷、或因懵懂未知、或因年老体衰,总是面对更多强悍的、无奈的、不明就里的苦难和折磨。可是谁又是真正的强者呢?我们大多数人只是庞大机器上的一个无不足道的小零件而已,何时磨损?何时丢失?都不为人所知,各中滋味,也许连我们自身也没有清晰的认识。

在这则故事里,“母亲”的胎,不是父亲的。父亲常年在外,母亲在城里作保姆。胎是那个“大腹便便、臃肿、肥胖”的城里中年男主人的。母亲要从县城坐车,到省城去,去讨要“一个说法”,去摘掉“一个不合时宜的胎”。母亲带了儿子——故事里的“男孩”。男孩是懵懂的,更是倔犟的,亦是无奈的。妊娠反应折磨着母亲,“陈庄啊,那是出美女的地方——”偶遇的男人调侃道,“究竟去做什么嘛——”偶遇的男人继续追问道,“那个娘们怀孕了——”偶遇的男人揶揄道。汽车的每一次颠簸,都不可抑制地引起母亲的呕吐。油光锃亮的城里男人,用一种莫名的优越感打量着母亲。这一切,都落在了这个隐约感到屈辱的孩童眼里。

故事发展毫无波澜,诺诺的母亲,跟随“早有所料”的女主人取了“一叠装在牛皮纸袋”里的钱,在一个偏僻、隐身在菜市场深处的、卫生条件极差的小诊所里,完成了“摘除蜂巢”活动。这是一个无处安放的蜂巢,这是一个不合时宜的胎,随着“一桶血呼呼的垃圾倾倒在路对面的鸡下水里”困扰着母亲的过往一并被搅进了肮脏不堪的岁月里。

哪里有微信小程序制作
教育培训微商城
小程序开发一般要多少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