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安信息网
美食
当前位置:首页 > 美食

至尊神武 第四百五十二章 狠辣席老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3:19:22 编辑:笔名

至尊神武 第四百五十二章 狠辣席老

在席老看来,陈恒身上不管变化再怎么诡异,也不过是垂死挣扎而已。

毕竟,成罡境与元神境之间的差距,根本就不是任何东西可以弥补的,就算陈恒再难缠一diǎn,也就是杀起来费劲一些罢了,却也同样不可能挡得住他一击之力。

除了席老之外,其他修仙者,包括寇怀山、沈灵霜等人在内,心中的想法也是如此。

在他们看来,陈恒此时已如死人没什么两样了。

半空中,因为受到重创,席应的身体还在缓缓下落,只不过在少了陈恒的气机锁定之后,他也缓缓控制住了身形。

虽然心脏损毁,就算得不到治疗,凭他的修为,一时半会儿也还死不掉,现在的他,也只能寄希望于自己的叔叔赶紧将陈恒解决,而后将他带回刀剑门治疗。

如果赶得快一些的话,凭门中那些老妖怪的能力,或许他还有救。

所以,在席老攻击陈恒之时,他也是满脸恨意地紧紧盯视着。

整个东海上空,唯有陈恒一人,面色从始至终都是那么平静。

席老的实力对陈恒来説,确实强得离谱,那一寸距离,也绝对挡不住他。

“你杀不了我!”

陈恒在心底暗暗出声,同时催动红尘意境,控制着身上升腾而起的那黑白光芒,迅速交汇成了一个阴阳鱼的形状。

这一切説起来慢,实则不过发生了短短一瞬。

阴阳鱼成形的刹那,席老的手掌已经完全突破了一寸的阻隔,掌心也已经印在了陈恒额上。

修仙者一方不住的惊呼声,寇怀山等人惊怒的磨牙声,席应满带恨意的粗喘声,各种声音交汇,与半空席老怒极而攻,陈恒身上阴阳鱼对应,形成一种诡异的气氛。

“去死吧

!”

席老怒瞪的眼珠子瞪得大大的,眼睛也变得赤红,手掌一加力,就想将陈恒毙在掌下。

此时他已经能够想到陈恒脑浆迸射的场面了,狰狞之中,根本没有丝毫顾忌。

然而,也就在此时,他也终于体会到了陈恒身上那阴阳鱼的不对劲。

手上加力,却似乎完全没有拍中实体的感觉,仿佛顺着陈恒眼角滑落下去。

“嗤!”

席老的指甲在陈恒脸上刮出几道血痕,也幸好陈恒脑袋微微后缩,要不然这几道血痕,就将变成一个五指掌印了。

若真是如此,陈恒就算能在元神境强者的攻击下安然退离,当众被打耳光之事,怕也要让他承受了奇耻大辱。

即便如此,几道血痕布在脸上,也是火辣辣的生疼,令得他心中怒意大升。

“来而不往非礼也,老家伙,你也吃我一记!”

这时候,陈恒选择的不是后退,而是进攻。

在席老因为事实与想象出现巨大的反差而微微一愣之际,陈恒却是不退反进,意念一动,那黑白二色形成的阴阳鱼顿时快速旋转起来,从原本只有半人大xiǎo,一眨眼增大了十数倍,在席老还没反应过来之前,将他整个身体完全吞没其中。

而陈恒,也终于趁着这个机会,快速退离。

“你怎么样了?”

陈恒身形飘飞数丈,沈灵霜也终于来到了他身旁,一边戒备着被阴阳鱼囊括其中的席老,一边向陈恒关切地问道。

陈恒还未开口,后方的寇怀山等人也相继赶了过来,皆立在他身旁戒备,似要与他一同对抗席老。

看到这一幕,陈恒心中顿时大为感动,他们几人之间,就算最为熟络的沈灵霜,也只不过认识一个多月的时间而已,而时间最短的寇怀山、欧阳少杰,也不过是在灵兽园一战之后才正式接触。

他们能做到这一步,足以证明是真的将陈恒当成至交好友了。

“没事,不过我只能困住他一xiǎo会儿,如果他真要发难,以我们五人之力,怕也很难与他抗衡。”

陈恒很清楚,寇怀山等人既然已经出面,就自然不可能扔下他不管,他只是简单地做了一个实力对比的评估而已。

“我早就想与元神境强者交手一次了,试下差距到底是不是真的那么大!”

这次开口的是欧阳少杰,即便将要面对席老这种宿老级别的元神境强者,他脸上也没有丝毫迟疑之色,更多的却是战意盎然。

全因为十大高手中,只有寇怀山有过与元神境强者一战的经历,以欧阳少杰的性子,就算至亲都不可能服输的。

陈恒看向其他人,发现他们眼中神色都很是坚定,不但没有因为他刚才的话而迟疑,更是多了一丝疯狂的蕴味。

或许,他们将要将各自的底牌都露出来了。

轰!!

果然不出陈恒所料,那阴阳鱼根本就没能困住席老多长时间,他们不过稍微説了两句话,阴阳鱼就已经被破,显露出席老那阴晴不定且震怒的脸来。

此时他的形象颇有些狼狈,衣襟凌乱,微微粗喘,似乎刚才在阴阳鱼的那短短时间,已经消耗了不少灵力。

看到这一幕,寇怀山等人不由得微微诧异,看向陈恒的目光有些怪异。

当然,他们虽然有心要问清楚那阴阳鱼的事,但现在显然不是时候,皆凝神看着席老,随时防备他突袭。

席老摆脱了阴阳鱼之后,目光一扫,扫在寇怀山等人身上,闪过一丝不屑,而后直接无视,愤怒地瞪视着陈恒,怒声吼道:

“xiǎo子,今天不杀了你,我就不叫席承焕!!”

席老,席承焕并没有直接向陈恒冲去,一击不中,他的身形闪动,向着那开始下落的席应冲去。

“哎呀!”

席承焕身形刚动,杜子汶便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,突然一拍额头。

眼见其他人都以疑惑的目光转移过来,杜子汶目光看向席应,略带可惜地道:“刚才我们要是趁他被困之时将席应给制住,不是能反被动为主动了么?”

听他这么一説,众人这才明白他的意思,陈恒也略感可惜,不过他也知道,其实并非杜子汶之前没有想到,只是因为心中担忧他的安危,顾不上席应而已。

若早知道陈恒能在席老的攻击下生还,以杜子汶的个性,绝不可能放弃这么一个大好机会的。

不过,寇怀山却是轻哼一声,道:“男子汉大丈夫,何需使用此等诡计,就算正面与他交战,又有何惧?!”

欧阳少杰与杜子汶对视一眼,内心都暗暗有些苦笑。

欧阳少杰在执著上与寇怀山或许有些相同,但他为人桀骜,反倒更懂得变通,不像寇怀山那般,做人做事都只认死理。

不过也正因为这种性格,寇怀山在他们之中,是最让人敬畏的一个。

这时候,席承焕也已经来到了席应身前,一探手便将其提在手中,止住了缓缓下落的趋势。

“叔叔!”

席应脸色很是苍白,不过在席承焕来到身边之后,还是微微松了一口气,不顾身上伤势,目光带着无尽恨意看着远处陈恒,正欲开口,席承焕却打断了他的话。

“你心脏破损,莫要再开口,不然生机流逝会越来越快。”

説话的同时,他手指飞速连diǎn,一道道灵力指诀随之打在席应身上的穴位上,将他鲜血止住的同时,也封住了心脏周边气脉,免得因席应的情绪引动气血流动。

而后,他又从怀中取出一颗丹药,扔进后者口中,这才看向陈恒那边,开口道:“我知道你要説什么,叔叔必然不会放过他的。”

席应服下丹药后,脸色才微微好看了些许,不过他知道,自己这条命还不算保住,能否将心脏修复,还得等回刀剑门之后,请那些老家伙看过才知道。

目光闪烁了好一会儿,席应恨声道:“今日布局,本来就是想让他死无葬生之地,以绝后患,没想到他的实力竟然强到这种地步,侄儿只是一个不察,就再无翻身之力。若让他活下去,以后只会更加麻烦。”

“我明白,所以,今天不管付出怎样的代价,都必然要他死在这里!”

席承焕对陈恒的杀机,可以説比席应更盛。

席应与陈恒之间,只是矛盾的升华,而席承焕看到的,却是由陈恒带来的真武剑宗繁荣。而真武剑宗一旦强势起来,其它势力就得大大削弱了,这绝非他们刀剑门想看到的。

“不!”

然而,听到席承焕的话,席应却摇头道:“我想要亲自战胜他,今日之耻,将会成为我日后的动力,下次再见,我必然要将他死死踩在脚下。”

席承焕眉头一皱,开口道:“今天之事一旦传扬出去,我们刀剑门与真武剑宗就必然站到了对立面,这已经不是你与他之间的恩怨那么简单了,所以你也没必要再打着这样的念头。”

他没有説的是,席应现在的状态很不好,説句难听的话,能否活下去,还得看天意。

就算真让他活下去,修为也肯定要大打折扣,不知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完全恢复,甚至恢复的可能性都不大。

所以,席承焕并不觉得席应还有战胜陈恒的机会,若这一次放过陈恒,以后让真武剑宗有了防备,他们再想解决这个后患就难上加难了。

“叔叔!!”

席应一听席承焕的话,就明白后者的心意了,恐怕不会因为他而有所改变,心中顿时大急。

情绪一激动,也牵动了体内伤势,脸上瞬间变得一片潮红,若非刚才席承焕将他气脉封住,现在不死也要直接萎靡了。

席承焕身上光芒一闪,一道巨大的灰影出现在身旁,那赫然是一头类似于大鸟一般的飞行灵兽,气息很是不弱。

“你给我安静地待着!”

席承焕将席应往大鸟上一扔,而后便不顾阻拦,再次向着陈恒那边飘飞过去。

“我説过,今天,你不可能有命活着离开!”

北京国仁医院离那个车站近
上饶信州协和医院要花多少钱
北京国仁医院在哪
上饶信州协和医院大概多少钱啊
北京国仁医院到哪